• <menu id="gk44a"><tt id="gk44a"></tt></menu><menu id="gk44a"></menu>
    <menu id="gk44a"><strong id="gk44a"></strong></menu>
    首頁頭條—正文
    王學典:若干年后,人們或意識到本屆尼山論壇的獨特
    2022年10月09日 10:08 來源:山東頭條news

      原標題:王學典:若干年后,人們可能意識到本屆尼山論壇的獨特價值

      第八屆尼山世界文明論壇國慶節前落下帷幕,如何評價這屆論壇?

      論壇閉幕前一個傍晚,泗水之濱,新月西沉,微光輕灑。筆者專訪了全國政協常委、國際儒聯副會長、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執行院長王學典教授。這位出席歷屆尼山論壇的著名學者認為,相對以往歷屆,本屆論壇有諸多創新,呈現三個明顯變化。

    梁犇 攝

      第一個明顯變化,是論壇已經從學界走向社會各界。

      本屆論壇新增了多個衛星論壇。譬如華僑華人論壇、一帶一路沿線城市市長對話、中醫藥對話、青年對話、文學論壇、報告文學論壇、文物論壇和藝術論壇等,據了解,如果疫情形勢好轉,明年論壇的范圍還將進一步擴大。王學典說,這些衛星論壇實際上是代表社會各界的。這表明,相對以往歷屆尼山論壇,今年尼山論壇的對話范圍已經很廣泛了,走出了學術界和思想界的原有范圍,從學界走向社會各界。

      第二個明顯變化,是文明對話已在各領域、各方向、各層面同步全面展開。

      值得注意的是,本屆尼山論壇的文明對話進一步向民間性延伸。王學典回顧道,尼山世界文明論壇自升格為政府主辦之后,主論壇已帶有明顯的官方色彩。但今年新增的一些衛星論壇,則更多呈現出民間色彩。譬如,首次在尼山論壇開設的華僑華人分論壇,盡管省僑辦出面組織和策劃,但華僑華人的參與面已大大擴展,已非單純的官方色彩。

      王學典告訴筆者,他在華僑華人論壇主旨發言后,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華商、僑商、華文媒體人士與他留影、加微信。據他了解,今年尼山論壇的儒商論壇,與會者涵蓋面則更廣泛。種種跡象表明,原本聚焦嚴肅學術話題的尼山論壇,現已很接地氣。對話在各個層面、各個領域、各個方向上的對話同步展開,這種情況前所未有。

      第三個明顯變化,是一大批外國政要或前政要的參與,這是本屆論壇最重要的突破。

      外國政要有較大影響力,有他們致辭和發言,尼山論壇便已不再屬于單純學術范疇,而是已介入到國家層面。王學典評價這是個積極信號:一方面可促進各參與方有效形成共識,另一方面也更有利于各方落實這些共識。從這一點上看,尼山論壇已經與博鰲論壇形成了一南一北、分庭鼎立的態勢。

      為何本屆尼山論壇會呈現上述變化?王學典分析說,策劃者和組織者看來是希望通過這些改變,逐步將尼山論壇打造成一個立體的對話體系,真正形成“南有博鰲、北有尼山”的國際對話新格局。

    浪子 攝

      為期3天、600多名學者和政要通過不同方式參與廣泛對話的本屆尼山論壇有何獨特意義?

      王學典沉思片刻說,本屆論壇有著獨特的價值,但有些可能需要多年以后才能被人們意識到。

      第一,本屆論壇上有個共識越來越清晰:西方政客口中的文明沖突,其實是個偽命題;他們口中所謂的文明沖突,其實都是被包裝的地緣政治利益沖突。

      王學典說,記得在去年尼山論壇之前,他曾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專門論述過這個話題,他呼吁,人類不能被地緣政治牽著鼻子走,學者不應隨地緣政治起舞。

      王學典認為,通過本次論壇對話,大家發現這一點變得越來越清晰了。地緣政治沖突和文明沖突是兩回事,很多被大家看成是文明沖突的,其實都是地緣政治沖突。譬如,近年來西方對中國的圍堵,并非是東西方文明之間的沖突,純粹屬于西方地緣政治利益集團對于地緣政治利益的欲求無節制膨脹的結果。

      作為歷史學家,王學典毫不回避被人們熱議的一個話題——中西方之間曾經出現過的那一小段寬松時期。但他認為,那是因為西方當時沒有意識到中國的崛起,將打破自二戰結束以來一直由他們主導的國際地緣利益格局。中國的崛起,的確出乎西方政客的意料之外,當他們看清這一趨勢后,便開始憂心忡忡,擔心他們會失去對整個世界的控制,于是通過各種手段圍堵和攻擊中國。其中也包括把地緣政治利益沖突包裝成文明沖突并大肆宣傳,誤導大眾。

      第二,本屆論壇找到了人類目前面臨的真正危機和造成這種危機的根源。

      “記得幾年前在國際歷史科學大會期間,我和您交流時曾經提到過一個觀點:二戰以來形成的國際社會共識,正在被地緣政治撕裂! 王學典說,“時隔數年,當我和您再次坐到一起討論這個話題時,當年的那種趨勢,不幸已變成現實!

      當前世界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二戰之后形成的共識的瓦解。譬如,如何定義“侵略”“領土”“主權”等問題,這些共識,都是構建二戰之后世界格局的一系列價值觀的基礎,連日本、德國等戰敗國都不得不承認?傻浆F在,竟然都被打碎了。另外,二戰后對侵略者德國和日本實施軍備限制,這些國際共識現在也蕩然無存。

      王學典說,“當今世界出現了嚴重的共識危機。這個危機,將給本來已經夠混亂的世界局勢或變局增添更多不確定性,可能導致更加嚴重的后果!

      兩年前當我們面對這場人類共同的公共衛生危機時,按理說,世界各國若有共識,應該不分彼此,共克時艱?僧斚挛鞣絿乙虻鼐壵卫,枉顧歷史道義,竟將全人類面臨的共同災難拿來當作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人類面臨共同災難時都難以形成共識,這令人十分心寒。

      王學典相信,歷史是人的觀念創造的,如果人在觀念上,在認識上不能達成一致或形成共識,那這個世界沒辦法正常運轉了。人類命運共同體,必須建立在共同的價值觀基礎之上。

      第三,尼山論壇努力嘗試在一個失去共識的世界尋求共識、重新凝聚和鍛造共識。

      王學典認為,這種努力是一種擔當,很有價值。他舉例說,本次尼山論壇首次開設了文學論壇,盡管這次出席者都是來自中國的。但他期待,將來的某一天,論壇一定能請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們與中國作家進行對話。

      “如果論壇突破思想領域和學術領域吸納多領域、各層面、不同方向的力量參與,將為尋求更廣泛共識提供更多的可能!

      舊的共識已不存在,新的共識又沒有形成,世界面臨強烈不確定性的時刻,王學典說:“尼山論壇的另一獨特價值,就在于它敢于擔當,克服困難,聚集全球眾多學者與政要,并致力于讓更多人沿著這一方向思考,通過文明對話探尋人類共同價值,并通過共同價值引導人類走向新的有共識的歷史階段!

      王學典特別申明,尼山論壇所尋求的共同價值,不是西方標榜的普世價值。所謂普世價值,是排他主義,是無對象的自我為中心價值觀。言下之意,除了他們自己,其他價值觀都不具有普世意義,連東方孔子的觀點都不具有普世意義。

      而共同價值,則是大家都參與尋找的一種價值,是有對象或他者存在的價值,是多元的,是平等的,共存的、大同的。

    四对夫妇交换欧美一级视频
  • <menu id="gk44a"><tt id="gk44a"></tt></menu><menu id="gk44a"></menu>
    <menu id="gk44a"><strong id="gk44a"></strong></menu>